夢,又是一個迷宮。

 

這次場景是在學校,似乎是小學又似高職的學校,我想...場地前半段是高職、後半段是小學。

 

 

夢裡有四種人。

第一種是佔領了學校大部分場地的人群,算是接管學校的人,有良好的物資來源。

平時管理著老師和學生,不時的巡察學校,不放過任何角落的要抓出隱藏者。

 

第二種是躲藏在學校內部陰暗處的人群,計畫著推翻佔領學校的人,平時躲在學生群或老師群裡等待時機攻佔學校。

假如被發現了,會被一群管理者抓走,抓去哪我就不知道了。

 

第三種人...極為少數的人,我就在其中。

就睡醒的我來說,看不懂自己到底是躲藏的人,還是被管理的學生或老師?

 

當我們遇到管理者時,隱藏者會驚慌地跑開,因為被管理的學生老師不會無故聚集在教室外面,即使在走廊上也只會走動不停留。

我們站在小學與高職的交叉界,我跟另一位隱藏者往小學(學校後段)方向跑。

下樓梯時,卻發現下一層樓的樓梯口有鐵欄杆,而鐵門鎖起來了,我們無法逃開......

 

好在,下層樓有其他隱藏者,其中一人把鐵門敲開,似乎是跟我同路逃命的她地情人。

樓梯上方傳來腳步聲,我們一群人從鐵門那散開來,我在悠哉散步的學生中跑著,來到一個轉角處旁的教室躲在裡頭。

這間教室裡沒有任何隱藏者,我跟著盲目的學生坐在一起,看著講台上盲目教書的老師講課。

 

危機過去,我跟著下課轉移陣地的學生們走出教室,在走廊上遇到一個隱藏者,他指示我跟隨他前往隱密的地方。

來到陰暗的地下室,地下室裡頭沒有擺放任何桌椅,有約三人寬地粗大的水管裸露在地面上,從牆壁衍生出來一個直角往下衍生至地面下,兩三人坐在水管上討論如何反佔學校?

 

我跟著帶我來的隱藏者靠過去,聚集的人群裡有人抬頭看到我,他舉起手跟我打招呼。

當我站在他們旁邊時,遠方牆壁上的通風窗戶跳進來好幾個管理者!

我們一群人馬上往反方向跑,打算躲避管理者,躲回上面的學生中。

 

意外,在我即將睡醒前,我看到......

我停下奔跑的步伐,收回跨出的腳,視線從逃跑的那些人背影轉到後面,面對那群迎面而來的管理者。

我的心情不似之前在樓梯口的恐懼,反而平靜地等待管理者跑來我面前......

 

醒來的我,無法明白自己是哪一方人。

是管理者?還是隱藏者?還是... 我根本就不屬於他們裡面任何一方?

也許,是不屬於任何一方,因為,就現實層面來說,那個世界只是夢裡的世界,跟我沒有關係,不管他們最後是哪一方占領學校......

 

突然發現,夢裡的迷宮大部分的場景,好像都是學校!

真是...

思考0  

創作者介紹

望天芽的一個書櫃

紙箱貓,葛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