夢,又是一個迷宮。

 

這次夢有兩個,前一個不記得了,只記得後面的夢。

 

 

 

前一個夢,醒來時,獅子又抱著毯子啾啾啾的發出聲音。

我躺回床上,把獅子撈過來餵奶。

手摸了一下她屁股,濕悶悶的,應該是尿了。

 

回想,沒有想起什麼。

空白的感覺真好,沒有任何奇怪的情緒。

 

餵了一半......

獅子鬆口翻正身子的動靜碰醒我,我才發現自己剛剛睡著了!

幫兔子、獅子蓋好毯子,我躺回去翻身繼續睡。

 

夢到跟另外三人站在一個奇怪的地方,似乎是樓層外的陽台棚上面。

腳下的棚很大,約一人半的寬,四人的長,所以我們站在上面剛好不擠又不顯...有距離?

 

樓對面有個高塔,塔下方是棕紅色的土地,約塔中心往外二十幾米繞園土地成了土牆。

土牆高過塔,塔成了一個盆地的地勢。

 

我先往前跳上了塔,塔頂雖然比下方小些,但是站上四人還有很大的空間。

另外兩人也往塔上這跳來,我突然跑到其中一人的落腳點企圖把人推下塔。

沒想到另一邊人先落到塔上,幫那個會被我推下塔的人打掩護!

 

我跟另外三人打了起來,從心狠要除掉他們到內驚的想跟他們求饒!

我人跳回樓側的棚子上,狼狽卻自傲。

 

「送你們,不予你們爭!」

話說完,場景變了。

 

 

我夢到人在家哩,萬華的家裡,家裡有老弟、老弟女友、一些不認識的人,我猜那些人是老弟的朋友。

我站在客廳發呆,突然發現地上有老鼠!

是那種性子很好的天竺鼠,我蹲下來盯著老鼠看......

 

突然站起來,好像想起要找什麼東西?

我走到兩個並排的書桌翻找,書桌上有個貼著牆的書架,書架下方內嵌桌燈。

我翻著書架找東西,我發現書架上的東西排得很整齊。

下意識地想,是老弟整理的吧!?

 

找了一會兒,旁邊來了一人關心我再找什麼?

我有回那人我再找什麼,但是我卻不知道我再找什麼?現在也想不起來。

好像,只要一看到那個東西,我就知道那是我要找的!

 

找完東西,沒找到。

我去了廁所那洗手。

 

洗手台沒變,還是那個洗手台。

可是,打開水龍頭時,順著水落下了一條條的魚兒。

大多是大尾巴的孔雀魚,有些是閃亮亮的燈魚,我在黑暗中看著他們身上帶光的游來游去。

 

想抓,可是卻摸不到魚的身體。

撈了幾次,就放棄了。

 

我走出廁所,到廚房。

廚房門前多了一個大冰箱,米色的單門大冰箱!

廚房門是紗窗門,不用走進廚房就能看見廚房裏頭的景色。

為什麼,廚房裡...破了一個大洞?

最右邊那,一個好大的洞,洞外面很亮,看不清楚外面有什麼?

 

 

場景又變了。

我身邊是親愛的王王,她拿著一把剪刀在剪頭髮。

我有些訝異地看著她頭髮變一啃一啃的樣子!

我伸手按住她拿剪刀的手,問她有沒有打薄剪刀?

 

我接過打薄剪刀,把一坨坨啃齊的頭髮有條理地剪幾下。

剪完,她頭髮不再是一坨一啃的樣子,順眼多了!

 

再次睜開眼,獅子又在啾啾啾的發出聲音,這次她在吸手指。

吸個幾下,就叫個幾聲,叫的滿大聲的!

我坐著發呆一下,感覺腦袋很僵,轉不太動。

太陽穴一抽一抽得很痛,可能是痛習慣了,已經不像小時候一痛就紅眼眶,大痛就會哭出聲。

 

其實我算忍痛了,可是頭痛就是忍不了。

頭一痛,什麼都做不了。

我緩慢的移動屁股,把棉被枕頭反個方向,換邊餵奶。

 

餵完奶看時間,6點十幾分,兔拔也要準備上班了吧!?

我起身去廁所放水,又回床上躺著,轉頭看獅子跟兔子睡熟了。

我又睡了下去......

 

再次醒來已經10點多了!

我感覺腦袋能轉了,就是還在頭痛......

怎麼經期一來,都體弱的不成人樣?

 

回想起,最開始那個塔的時候,有些茫然。

我知道自己發狠起來,的確是會那麼做,只是......

後面那傲嬌樣,有點不太想我自己。

 

而且,一看就知道戰力不平均,如果夢裡的那個我肯動腦筋,一定會拉個盟友來跟另外兩人打。

或著更省力,不跳塔看那三人互鬥,等他們鬥完了,在跳塔拿下地盤!

 

至於,在萬華家,我究竟要找什麼東西?

這次夢,沒找到。

創作者介紹

望天芽的一個書櫃

紙箱貓,葛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