夢,又是一個迷宮。

 

長遠的陸地遷移......,天空依然是黑色的。

 

 

 

我隨著人群聚集的隊伍往前進,去哪?

無從而知。

 

只知道跟隨著走,經過了荒野,爬過丘地,看到戰爭後的殘骸......

餓了就吃、累了就停、大家都在一起。

 

夢中的我,不會說話。

只能看著,隊伍漸漸縮小、過了一個領地後,又漸漸擴大。

 

突然天災似的變異......

人群慌亂的散開,我站在原地茫然地看著。

 

人越來越少,我開始行走。

毫無目的地的只知道往前走,黑暗中卻怪異的能看清楚周遭。

人群雖然散了,但是周遭還是有許多人在走動。

 

不知道走多遠,餓了,所以停下腳步。

有人給我一個麵包,問我要去哪?

我茫然地抬頭,看不清楚那人,視線無法對焦。

遙遠的風景,黑色的。

 

繼續往前走,不停地走下去。

每個不同的地方,會停留一小段時間。

與那裡的人交流,卻無法認識那裡的人,無法區分誰是誰?

 

我看不清楚人的特徵,無法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?

只能一直走下去。

 

夢裡了,獅子看我坐起來,笑得開心。

我發呆了有好一會兒......

那種未知的茫然揮之不去。

 

幫獅子換完尿布,看了一下手機時間,好像才睡了2、3個小時,再繼續睡吧!

把獅子放好調整位子,餵奶。

 

意識疲倦又茫然的,閉上眼繼續睡......

 

再次回到夢中,這次我能跟人對談。

但是我依舊看不清楚。

 

和一些人說話,有時跟著走,有時自己繼續走。

我抬頭看著遠方,風景只有兩個色塊綠色大地與黑色的天空。

繼續走下去,經過了一個無樹林的沼澤。

爬過那很高的山丘。

周遭的人影緩慢的移動。

住在無門無窗的屋子裡。

吃著無味的麵包。

偶而聽著不遠處的交談聲,卻聽不懂是什麼意思?

 

到了一個地方,人們在屋外走著,也有在屋裡休息的。

我踏入屋子,找了一個地方休息,我旁邊的空位來了一人。

 

他和我說話,我依樣看不清楚那人樣貌,但是我卻回答那人的問題。

我跟那人說,我要去一個地方。

那人表示那個地方,沒人去過。

我轉頭看著無窗框的牆上大洞,遙遠的風景印在我腦海裡,不知道這個旅行何時才能結束?

 

休息夠了,我起身走出屋子。

繼續走下去......

這次的夢,要去哪?

創作者介紹

望天芽的一個書櫃

紙箱貓,葛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