夢,又是一個迷宮。

 

夢見在忙碌奔走的人群中,我也在其中。

 

 

 

白色的牆壁,白色的地磚,白色的家具,白色的設施,我在一個白色的世界裡頭。

人群在周遭走動,感覺很忙碌。

我也在其中,四處走走晃晃,很安然地在白色世界中,沒有想過要離開到外面去。

 

黑色的電扶梯,我站在上面感受緩慢的速度往下。

到了盡頭跨出一步,才剛暫定就感受到外力的干擾。

 

一陣、一陣、一陣......

我皺眉頭的想找出是什麼再干擾我?

一陣又一陣......

 

「啾啾啾....」耳邊是熟悉的吸手指聲。

 

我感覺床又一陣一陣的震動,轉頭看,原來是獅子踢腳。

踢一踢,發現我沒有動靜,就把雙腳縮起往上方用力,屁股離開床面後,重重的放下雙腳震了床一下!

我無語地坐起來幫她換尿布,換好尿布餵奶。

 

更清晰地在夢中,活著。

跟很胖的一個明星一起行動,旁邊還有另一位清秀的女性。

我們被困在男廁所裡,怪異的廁所中間是一個爐子。

 

爐子上方接著一個空調管網上。

胖子說,館子接著上面的電影廳,要逃出去就要從這走!

爐子很大,足夠我們三人進去。

 

可是,當我進去爐子後,產生了一絲恐懼。

我在想,如果我在爐子管中上爬,爐子開火燒東西,我會不會被......

又突然的認定我不會被人放火燒,我爬上管子四肢撐起往上移動。

 

爬一半發現胖子跟那女子沒有跟上來,想想,我先探探路吧!

爬了一定高度,我不再往上爬。

因為,管子的寬度越來越窄,就算我爬得上去,底下的胖子也爬不過去。

 

我放棄這條路往下滑,溜一下的就到底下爐中,跟胖子搖頭表示上路不通。

離開廁所,外面盡是水。

 

水位於膝蓋處,行走有些緩慢。

和胖子他們散開尋找別條路,找路的途中遇到另外一群人,他們跟我和胖子他們一樣,受困此地。

白色的世界已經不再白色,無光的黑暗吃掉了白色的世界,產生詼諧、陰暗。

水是淡藍色的,感覺到一種溫暖。

 

在白、黑、灰、藍的世界中摸索。

水位隨著我往深處探索,越變越高,應該是地勢往下了。

走到半途,那夥人中的一女子喊停。

我們所在的地方已經無白了,剩下灰、黑、藍......

水面帶著手電筒的反光,大概剩反光是白色的?

 

女子表示,水裡有彩帶,要把彩帶撈起來。

我彎下腰撈起一條彩帶,是紫色的。

隨後又撈了兩條,分別是紅色、藍色。

 

我為了撈彩帶,走到更黑得更深的地方。

突然,轉身往那群人看去。

背光的一行人,好像少了幾個?

我看著剩下的兩人,一個彎腰在撈東西,另一個拿著手電筒照的水面產生零散整齊的光面......

我面著光源......

 

那麼,背後的超級光源是怎麼來的?

這次的夢,顏色。

創作者介紹

望天芽的一個書櫃

紙箱貓,葛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