夢,又是一個迷宮。

 

是惡靈,卻被我撕裂了....

 

 

 

夢到回到萬華的家,我不知道在做什麼?為什麼要躲起來?

我躲在廚房裡頭,廚房門不是以前的側拉門,而是被不知道是誰用木板封了!

 

木板中間留了一個人側身可以進入的小縫,我進入廚房反身拿另一個板子要封了那縫。

我身後多出一人來,幫助我一起封木板!

想不到木板越封越少......

 

拼湊上去的板子一個個落下,我看見木板另一面出現一個中年人!

短髮寸頭,五官木訥無表情,雙眼無神瞪著我們。

就在那人穿了進來時,我猛身一跳!

 

跳上那男上身,手並嘴的撕咬那人。

是惡靈,卻被我撕裂了....

 

從嘴巴撕裂,牙帶肉的像紙片一樣,一片一片的被我往旁邊丟。

感覺此人無威脅感,我跳下來往外走。

不去在意身後的發展。

 

房子外頭一片灰濛,迷霧遍佈在外看不清。

我淡然地看著迷霧不打算出去外頭,就站在那發起呆。

 

醒來替獅子弄弄,躺、翻身、抱獅子、餵奶。

閉眼繼續夢.......

 

後面的夢,就是四處走來走去......

現在想想,沒有特別在意的地方。

 

就是背筋跟手筋很酸很痛。

手筋好像是媽媽手..... 推拿師說抱小孩抱多了 XD

背筋.... 沒解說,我猜可能是我長期駝背、外加這次滑樓梯有蹬到!

總之,各種痛!

脖子後方的頸肩處(雙肩中點凸起處)那附近輕摸就痛....

躺著倒是沒什麼感覺。

 

還有兩次,明兒推完看老醫師和推拿師怎麼說?

嗷嗷嗷嗷嗷~疼~

 

這次的夢,撕裂它!

 

吃飯吃一半,突然想起中間還有一夢....

有兩小娃身分特殊,逃亡中途遇到我。

我是個惡人,確是有良知的惡人。

旁邊的同伴也是惡人,但他是惡到骨子裡全黑的那種惡人,而且特沒腦袋的那種!

4人揍再一起逃亡....

做的福車到一間三層樓的百貨樓,我們經過停車關卡,緊張被查出小娃的身分!

 

還好,變身偽裝器很給力!

我們順利進入了百貨。

 

坐在浮車看著外面百樣千樣的商品,這裡的人不用腳走路的,都坐著浮車。

只有少數人用腳走路....

我同伴看中一雙鞋,賣鞋的老婦人不肯賣那雙鞋。

 

我看那雙女鞋疑惑,問同伴:你買女鞋做啥?你大男人的。

同伴一張兇惡的臉說:買給你的。

我呆了會笑笑回:不用啦~這雙鞋不穿也沒關係。

同伴一臉不甘願的放棄強買的舉動。

 

這時不知道是怎麼回事?老婦人突然拉住要離去我地手,把那雙鞋推到我手裡....

我傻地回看那婦人....

 

是個歲月留下痕跡的面孔,淡妝上去卻依舊美麗,黑髮晚在腦後上,身穿的深色繡著反淡色的花紋旗袍。

她說:這鞋給你,不只這鞋子,我還要給你另外一個東西!

我看她從鞋子堆下方躲躲藏藏的拿出一個半巴掌大的小繡錢包,包破一半還沒逢上。

包裡露出金色的首飾....

 

她婉笑道:你就好好拿著吧!

我接過手,看到裡頭裝著很細的金鍊條、金首飾、寶石.....

手上一痛,原來埋藏了一根縫衣針!?

也是,包只縫一半,這真是用來縫包的......

 

我和同伴抱著兩娃在外面走,那錢包藏在我懷裡,走樓梯時想著,要再來看看這老婦人......

這次夢,錢包。

創作者介紹

望天芽的一個書櫃

紙箱貓,葛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