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叫楊月,有個哥哥。

暑假前,我還在讀初中部三年級,現在升到高中了喔!


今天是開學日,在全年級面前交接,成為了學生會長!

因為初中部當了兩年的會長,所以升上來就被叫去委任了,主任說在學校當幹部對將來升學有幫助,叫我不要推辭......

 

嗯,其實我不打算接這個會長位子的,可是有人拿自己零用錢的三分之一賄絡我,我只好欣然接受了~

哥哥是個很優秀的資優生!

功課保持全年級前三名,就我所知如果該學期沒有第一名,一定是因為社團有活動。

為什麼,那麼優秀的哥哥會迷那一些無法解釋地神秘事件!?

 

前會長前輩說,以為今天上台交接的是哥哥!

沒辦法~有了哥哥的三分之一零用錢,我才能去今年的冬季展覽!

 

『叮咚、叮咚!』

 

這時間會是誰?

我放下漫畫跑出房間躲在轉角偷看玄關,正在看靈異錄影帶的哥哥從沙發上起來,慢吞吞地走去開門。

我真不懂,為什麼惠美她們都說哥哥那不叫慢吞吞,應該叫做優雅的姿態......

我覺得是爺們應該要手腳大氣,慢吞吞的好娘耶!

明明就是個受,惠美她們居然生氣的說哥哥是攻,還是帝王攻,到底是為什麼?

 

「會長!!!」

 

一個劇烈的撞擊聲拉回我的思緒,轉頭一看哥哥被另一個人壓在地上!

我就說哥哥應該是受,都沒人相信!偷偷拿起手機拍下來...當證據!明天給惠美她們看!

 

「塑膠,是你啊?」哥哥聲音充滿著無奈的語氣。

 

「你知道嗎?你知道嗎!我啊──!」那人激動地坐在哥哥身上,手抓著哥哥的肩膀狂搖.....

 

「啊───!你幹嘛!!!???」哥哥一個側翻,瞬間縮起右腳往那人的腰間空隙插進去,一下子就互換了兩人的位子!不愧是哥哥!

 

「我不知道。而且讓你壓著我,這讓我很不爽......」哥哥聲音變了,那是大家都不知道的哥哥真面目!

 

「小東~你能不能讓我起來?我錯了。」那人被哥哥捏著手反壓在背上貼著地板,臉上的眼鏡在剛剛反壓時飛了出去,沒整理的頭髮亂糟糟的蓋住了他的臉。

 

「哼...你來找我做什麼?」哥哥放開那人起身,拍了拍身上的灰塵,哥哥你這個彆扭潔癖受!

 

「我剛剛啊......」那人摸起眼鏡爬起來,跟著哥哥轉移到客廳。

 

我好奇的輕手輕腳靠過去,貼在廚房旁邊的牆壁上走動,這邊離客廳有點距離,但是位子上是最安全的,不容易被人發現。

 

「塑膠,你說真的嗎?不是在做白日夢!?」

 

「別叫我塑膠好不好?」那人把有厚重鏡片的眼鏡戴起來,手隨便抓了幾下頭髮,在我眼裡還是亂糟糟的。

 

「你認為是轉學生,讓你的絕緣體失效了?」哥哥非常失禮的拿起遙控器案撥放,一心二用的邊看影片跟那人閒聊。

 

「一定是的!」那人激動地從沙發上跳起來走來走去,說了一長串的外星語,我完全聽不懂他說的內容。

 

「真的?」哥哥突然站起來"貼"過去,一把奪下那人臉上的眼鏡。淡淡語氣道:「你眼鏡該洗了,我想應該是你看錯了,眼鏡上的污漬讓你以為你見鬼了。」

 

「怎麼可能!?」

 

「不,不能說是見鬼。」哥哥隨手抽起衛生紙擦拭那眼鏡,我很像跳出去跟哥哥說,那樣會刮壞鏡片的!

 

哥哥對眼鏡吹了口氣,淡然道:「那情況應該是幻覺,也許是你太累了,所以才會看錯。」

 

「你、你不相信我!?」那人被打擊的傻站在那,哥哥做回沙發上眼睛看著電視,嘴巴繼續說:「不是我不相信,而是你沒有證據證明當時情況。更何況,昨晚你和我忙到早上,根本沒有時間睡覺休息,所以幻覺的機率比你真的見鬼還大。」

 

啊啊啊啊啊─!

昨晚哥哥一夜未歸是跟這男人在一起!?

怎麼會這樣子!!!

哥哥啊~

你在怎麼個崩壞,也不該找這樣的邋遢男啊啊啊啊───!

而且這人細手細腳的,根本就是隻白斬雞!那身板,是大風一吹就吹走的那種類型,哥哥啊!

我Orz的趴跪在地上。

 

「你太過分了!要怎麼樣,你才相信我!!!」那人生氣起來根本一點氣場就沒有,好弱的一個人........

 

「證據。」哥哥把眼鏡丟給那人,接著全心全意地在影片上,不再有任何反應。

 

「你這個!@$&%^$*%^#%!!!」

 

我爬起來偷看那人,沒想到此生居然讓我見到有人敢對哥哥說髒話,太勇敢了!

好吧!雖然你看起來很弱,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,但是看在趕對哥哥開罵的份上,我就暫時讓你跟哥哥繼續來往吧!

 

「慢走,不送。」哥哥沒被噪音影響的樣子,專注地看著靈異影片。

 

「你等著!我一定會把證據找出來,證明我是真見鬼的!」那人把眼鏡戴上,怒氣沖沖地往外走!

 

我伸出頭偷看那人離去的背影,明明是狠狠的把門關上,卻沒有半點"巨大"的聲音。

那人被哥哥稱絕緣體,什麼絕緣體?

 

「月,出來。」

 

我背發毛的就像有人在我頸子上吹冷風,我帶著笑嘻嘻的表情走出廚房,坐到哥哥旁邊的沙發上。

 

「嘿嘿~哥哥,你朋友啊?」

 

「嗯,下次可以不用躲著,反正你躲跟沒躲一樣,走在木板上嘎吱嘎吱的聲音好吵。」哥哥淡然道。

 

我咬牙切齒地瞪著哥哥,有這樣說妹妹的嗎?!

 

「哼哼!」我不敢對哥哥開罵,只能哼哼的表示我的抗議!起身準備回房間去,繼續看我的漫畫!

 

「你別接近我朋友,明白嗎?」哥哥突然說道。

 

「喔~為什麼?」我轉頭看哥哥一臉專注的表情,心裡偷罵:你這麼彆扭女王受!

 

「如果你不想......有任何不良體驗,看見他就趕快跑吧!」哥哥這算是勸說嗎?我突然感覺心情很好!

 

回到房間把剛剛哥哥和他朋友的談話內容想了一遍~

我嘿嘿的笑出聲!

你們一定有姦情!

哥哥你這個愛吃醋的彆扭受~妹妹我一定不會靠近你朋友的!

嗚嗚嗚~沒想到哥哥連親妹妹的醋也吃~哥哥好彆扭喔!

我苦惱地繼續看漫畫。

創作者介紹

望天芽的一個書櫃

紙箱貓,葛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