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暗,無聲的黑暗。

站在這,什麼都沒有。

 

「季伊。」

有人喊著我的名字,我抬頭看向聲音的來源。

 

「季伊嗎?」喊我名字的人站在我面前。我看向周遭快步離去的人們,這裡是....月台?

 

「我是。」我低頭,不明白自己為什麼站在這裡?

我,剛剛是在這裡嗎?

 

「啊...太好了,雖然有你的照片,可是...感覺有點...有點......」那人把手中的照片拿到我面前,我撇了一眼就轉開視線。

 

我抬頭看向對方,幫對方回答:「認不出來。」

 

「啊...哈哈!」那人傻笑地抓頭,轉身一手撈過我的肩膀,半摟的帶我往前走。我們身高有些差距,他的聲音從我腦上傳下來:「車來了,我們上車吧!姊...就是你的母親,要我帶你回老家去。」

 

我的"舅舅"有些擔心的語氣問我:「你現在...感覺怎麼樣?身體還好吧!?」

 

「嗯。」我點頭回答。

 

我不知道媽媽家的情況,媽媽很少跟老家的人來往,應該說...從來沒有在我面前提到過。

昨天,也是第一次得知媽媽老家在哪?是個老鄉下。

媽媽沒有說很多,看她說話的表情和語氣就知道,她不想多講自己以前的事情。

媽媽說,託了一位親戚來接我去老家,讓我在老家好好養身子。

 

喔......

我不是從小身體不好,也不是突發性什麼重大病症。

只是,不久前我出了醫院......聽說我在醫院躺了一陣子。

當我醒來時,是個很奇妙的感覺,就是有種什麼不一樣了?

 

聽說我是出了車禍進醫院,剛醒來時,我什麼都不記得,醫生說那是正常現象,這現象被稱為創傷症候群。

暫時無法想起自己發生的事情,隨著時間會漸漸想起自己的事情,但是也有機率永遠都想不起來一些事情。

 

「小伊,嗯...我可以叫你小伊嗎?」舅舅猶豫地詢問我,我看著他點點頭。

 

「你...母親有跟你提過我們嗎?」舅舅轉移視線,問我。

 

「有。」我看著舅舅的臉在想,舅舅看起來很年輕,跟媽媽好像差了很多歲,是老來子嗎?

 

「那...她有說了什麼嗎?」舅舅有些不安的樣子,因為我看到他手指捏著手指不停地搓著.....為什麼不安?

 

「媽媽說,老家在鄉下,要我過去休養一陣子,還有...要我聽你們的話。」我看著不停搓揉的指頭,回答舅舅的問題。

 

「......」

 

沉默了,可能是身體還沒恢復,突然有些疲倦,想睡覺......

 

「就、就這樣?」舅舅突然問。

 

「嗯,媽媽沒有說別的。」我看著舅舅吐了一口長氣,感覺氣氛放鬆了許多。

 

話題結束了一段時間,我抬頭看舅舅,他很專心的在自己的思緒中,不知道在回憶什麼?

有時眉頭彎彎的、有時又皺在一起......

 

「到了!」舅舅起身把上方置物架的行李拿下來。

 

我跟著舅舅下了火車,月台周邊是比人高的雜草,空氣聞起來很舒服,淡淡的青草味。

耳邊聽到蟲鳴,風吹要動花草的聲音,感覺有點......熟悉?

 

「小伊,你就跟我們一起住,外公外婆一直很想見你,我們現在住村裡......你外公外婆他們年紀大了,所以前幾年從山上搬下來,你的房...」「舅舅!」舅舅轉頭看著突然打斷他說話的我。

 

「我想......一個人住。」我看著舅舅說,他表情突然變得......我無法形容。

 

 

 

 

「小伊,你確定要住這裡?不跟我們一起?」舅舅幫我打開門,帶我往房子裡走。

 

「嗯,我想一個人靜一靜。」我拒絕了舅舅他們的安排,不知道為什麼的不想跟他們太接近...應該說,不想跟人群太接近。

 

「小伊...那、你先住看看,如果不適應,再搬來跟我們一起住吧!」舅舅把燈打開,看到地板上的灰塵和我們踩出的腳印,開口:「小伊啊!你看這裡滿髒的,還沒整理...要不先跟我們住?」

 

「舅舅,我想一個人呆著,房子我會整理。」我毫不考慮地拒絕。

 

「唉~!你這孩子...跟姊真是一個個性!」舅舅無奈地抓頭,抬手看了一下錶,抬頭想了想後,像是下了什麼決定,對我道:「這樣吧!離中午吃飯時間還有一小時,這段時間小舅陪你整理整理!」

 

「謝謝......小舅。」舅舅看我隨他改了稱謂,開心微笑搓揉我的頭髮!!!

 

「讓你一個人住這...也可以,但是小舅有一個條件!」舅舅擺起臉對我說話,但是舅舅太年輕了,擺起的臉色一點威嚴感都沒有。

 

「以後吃飯要回外公外婆家,我們一起吃飯,明白嗎?」舅舅提出的條件,不知道為什麼,我好像看到了一些畫面,就點頭答應一起吃飯的條件。

 

「我去拿抹布和拖把,你等我!」小舅邊走邊單腳跳的脫下髒掉的襪子。

 

我看看屋子,以後住的地方。

這是外公外婆準備給小舅的房子,說是以後小舅成家就住這裡。

小舅現在跟外公外婆一起住,這裡離他們住的地方不遠,走路7、8分鐘就到!

 

 

 

 

「娃~多吃點啊!」外婆夾了一大塊紅燒肉放我碗裡,我小聲道謝馬上把肉夾起來咬。

 

「老太婆~妳看娃瘦成這樣,瑤子那孩子真是,不知道怎麼養的...」外公語氣有些不滿,我暫時不想跟他們搭話或解釋,其實我是吃不胖的體質。

 

「老太婆,等下我去塘兒那釣些魚回來,妳給娃補補!」外公看起來...白髮蒼蒼、臉皮皺皺、皮膚有些老人斑,說話中氣十足,很健康的樣子。

 

「老爺子吃飯,別再那碎碎念。」外婆也夾了塊肉給外公,催促外公吃飯。

 

「娃,缺什麼就跟我們說,別不好意思。」外婆瞇著眼對我笑道,我嗯了一聲繼續扒飯。

 

接著老人家的話題轉到日常上,像是誰家狗生了一窩、誰家雞又少了、多釣的魚分給誰家...之類的對話。

偶而會對小舅詢問有沒有喜歡的對象,指著我說你姊娃都這麼大了,怎麼還沒動靜?

只要話題一轉到小舅身上,明顯可以看到小舅吃飯速度再上升,三兩下吃完飯迅速逃離現場。

 

「娃再吃碗?」正當我要離席時,外婆叫住了我。

 

「飽了。」沒想到外婆會準備那麼多菜,這已經超出我平常進食的份量,感覺胃好撐!

 

「小伊~吃飽了?」小舅看我把碗筷收去廚房的檯子上放,就對我道:「來~小舅帶你去走走,認識一下環境。」

 

「外婆再見、外公再見。」我跟老人家打聲招呼,外婆正在收拾餐桌,外公拿著竹竿、戴草帽準備出門。

 

「三兒~晚上帶娃回家吃飯啊!」外婆對我們喊道,我跟著小舅往外走。

 

 

 

 

路上,旁邊偶而會出現田野。

土小路轉往石頭大道,小石頭鋪得很整齊,在上面騎車應該很順吧!?

 

「小舅...是家裡排行第三?」跟著小舅的腳步,我好奇地發問。

 

「是啊!你還有個大舅.....小伊你看,這是小學。」小舅手指著路盡頭,是一間很老舊的學校,木頭搭建的學校!

 

「小舅的母校?」我抬頭看小舅的臉。

 

「也是你母親的母校。」一臉回念的表情,媽媽以前跟小舅他們感情應該很好,應該。

 

「來吧!往左邊這條路直走下去,會到你要上學的學校,想去看看嗎?」小舅對我招手。

 

「好。」我跟上小舅,往以後要讀書的地方走去。

創作者介紹

望天芽的一個書櫃

紙箱貓,葛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