夢,又是一個迷宮。

 

冬天好像更容易消耗我的精神,很想冬眠卻不能冬眠的我,醒來在沒睡飽的狀態下,有些渾渾噩噩的繼續下去.....

夢,好多的夢。

我就寫些這幾天還記得的....

 

忘記,也許哪天又會想起來吧!?

我認為夢裡的世界,是屬於另一個我的世界。

所以我總是夢到很多東西,有看過的、沒看過的。

 

奇怪的是,每次想寫下夢,正在回憶時,卻空白的,乾乾淨淨的沒有半點記憶。

太好了,幫獅子拍打嗝,想起來昨晚的夢。

 

我夢到老爸。

 

回到那山上裡的房子,時間應該是半夜?

反正,天是黑的。

 

裡面好多人,我在房子裡頭,他們正準備要開飯。

我像以前一樣,在一樓或二樓玩耍。

 

房子的格局跟現實裡我記憶中的不同。

我一人走到旁邊的.....,外面?

那個拱門通到旁邊的院子裡,外面黑漆的。

我看見老爸!

正跟老爸要說些什麼?突然一張單人沙發椅滑到我跟老爸面前!

天搖地動......

 

我慌張地問老爸是不是地震?

瞬間就停了。

 

我拉著老爸想往外跑,晃動再次開始,比前個晃動更大!

我心裡想著,快逃!趁現在快逃.....

突然腦海微弱的問句:為什麼要趁現在逃?

 

老爸帶我走到外面大門,外頭應該是個下坡,我看到門口前的柏油路隆起!

害怕的拉住老爸大喊,別過去!那邊路斷了!

 

可下一秒,就一個眨眼.....

柏油路還是以前那樣,沒有任何異狀。

老爸叫我往下走,走下去........

 

回到萬華,南機場附近,老爸跟我分開。

天還是黑的,我看到我在一個房間裡玩一套模擬軟體,旁邊有我朋友阿兩阿姍....

阿兩跟我討論那軟體。

離開房間在外頭,走入一間賣場。

我聞到一點點的油煙味.....

轉頭看架子上擺著一個一個得油製品。

 

我想拿一個下來,可是朋友阻止了我,我說那好便宜!

朋友說,妳忘了嗎?現在不能買!那些髒....是那些公司要處裡在別人肚子裡....

聽她說完,我收回手,感覺有點反胃。

 

我想起來我想買毛線,寬毛線!

就走到一個賣毛線的櫃檯,裏頭一個姐姐在叫賣,她面前都是毛線製品,完成品!

我看了一兩個,覺得沒有我想做的那種好看,就問那位姊姊有沒有賣寬毛線?

姊姊說有,轉頭跟他同事打招呼,幫她拿寬毛線,回過頭問我要什麼顏色的?

 

我想起老爸喜歡藍色,阿姨....阿姨?

對,阿姨就橘色好了!

我指著桌上的五種顏色裡的橘色......為什麼?

我茫然地看著桌上的五種顏色毛球.......

 

那位姐姐問我買毛線做什麼?

我說我要做圍巾。

姊姊說,織圍巾要花時間,勸我別買寬毛線,跟她買現成的!

我說我那種圍巾花30分鐘就能做好。

那位姊姊繼續勸說,妳做了他們不一定喜歡啊!

我不懂了.....

我沒生氣,只是堅持要買毛線作圍巾.....

 

買到毛線,跟朋友走出去....

漆黑的夜裡,路燈很亮.......

 

這次的夢,那年逃山。

 

 

 

 

跟親愛的,在....哪?

那邊是個室內,很多桌椅,分了一些區域....

我拿著一個填寫單、筆,和親愛的到一個桌椅區,這區裏頭有熟悉的同仁!

 

我坐在她們旁邊,我看到遠處中間區域有熱食、熱湯....

親愛的跟我說了些什麼?然後離開。

 

我看著手上的筆跟紙,有些明白了什麼?

好像懂了,一些事情想通了。

 

醒來時,我有些......能區分,自己要的是什麼。

然後,躺回床上,安心地睡覺。

(接著的幾天,我算稍微有"睡飽"......雖然清醒時,還是很困。)

 

那次的夢,想通了。

 

 

 

 

還有,很多夢。

暫時沒連接到那些記憶.....

所以,先這樣吧!

創作者介紹

望天芽的一個書櫃

紙箱貓,葛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