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靜、無聲、沒有...

 

黑暗、微弱的平率在律動.......

 

耳朵漸漸聽到聲音。

 

『Bi─、Bi─、Bi─、Bi─、Bi──!』

 

鼻子聞到了什麼?

香香的.....

我記得這是花香。

(什麼是花香?什麼是鼻子?什麼是耳朵?)

 

『....再觀察.......』

 

有說話聲,是誰在說話?

 

『.........再來...』

 

被摸了。

有人摸我的頭.....

(什麼是人?什麼是頭?什麼是摸?)

 

「.......」

 

是腳步和關門聲。

又安靜下來了。

(門?腳步?不懂。)

 

「呼......」

 

我...

(什麼是我?)

你是?

(什麼是你?什麼是什麼?是又是什麼?)

好怪。

(什麼是好怪?)

我記得,發生了一些事情,然後.....

(等等...我鑽去你那......)

什麼?不、不要過來!

(啊....好多,這些是什麼?可以吃嗎?)

不!別碰我!別碰我們!怪、物.....

(好吃、好吃、唔!什麼?怎麼回事?為、為什麼!?)

不能、讓、怪物、吃.....

(啊啊啊啊啊啊!為、為什、麼!?我、我!)

吃、吃了你!

(怎、麼、可、能!!!???)

 

「呼......」

 

「呼......呼......」

 

「呼...呼....呼、呼!」

 

「唔!」

 

 

「哈...哈...哈...」我手緊抓著床單,滿身汗水使睡衣黏貼在皮膚上,用力的呼吸...,又夢見了。

 

那是,在醫院剛醒來時的...狀況?

感覺全身被蟲子爬滿,又癢又痛。

身體一點一點的流失掉,好像身上的皮肉被分離,一口一口地被吃掉。

用雙手覆蓋住臉,那時候,好像差一點點,就再也回不來了。

 

「嗯?」這是哪?好陌生的感覺......

 

我下床走到一張書桌前,嶄新的課本?

拿起其中一本,翻了幾頁又合起來,看書本的側面寫了名字,季伊......

對!我是季伊......

我來到媽媽的老家休養。

這裡是借住的家,明天是開學日。

 

我...我剛到這裡,小舅熱情的帶我在村裡晃晃......結果在學校門口,我昏倒了。

三天前,再次醒來,小舅說我昏迷了兩個月......

被接出院後,在外公、外婆和小舅那住了兩天,今天才得到老人家允許自己住。

因為怕我在家裡會突然昏迷,小舅覆命搬來和我一起住。

 

轉學了,離開家,有些不知所措,不想再看到她們那莫名其妙的表情。

我是季伊!

可是,他們都說我不是,不是他們認識的季伊。

連,媽媽也用恐懼的眼神看著我。

爸爸,因為工作關係長期不在家。

和爸爸用長途電話聯絡的媽媽,突然崩潰的大哭,爸爸決定讓我去媽媽老家休養......

 

原本爸爸打算讓媽媽和我同來老家,但是媽媽堅持不回老家。

有種......被趕出門的感受。

 

「我是,季伊......」我拿起擺在桌上,與媽媽的合照。

 

照片裡的季伊,笑得很陽光、活力、充滿幸福......

鏡框的反射裡,面孔是陰沉、死氣。

我是,季伊?

 

「是吧!?」

創作者介紹

望天芽的一個書櫃

紙箱貓,葛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