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些日子,算是重磅的壓力.

 

可能壓著心裡有些年了,再次面對時,即使有心理準備,還是反射到生理上.

隨著舌頭的傷漸漸修復到了尾聲,想想就讓那些記憶過去吧!

 

曾經,那邊的人......

(這個"那邊的人",是我再也不想接觸的那群人.)

 

最老的長輩給我打過電話,其實我是不孝的.

就一個孝順來說,捐軀在她們眼裡都是理所當然的事情.

只是,我覺得不愉快......

套句小說常看到的狗血台詞:"沒經過我同意生下我,當年有沒有問過我?"

 

總是用懷胎壓個我,說實話......

現在我走白眼狼路線(前陣子曾被罵不懂的感恩,沒有一點感恩的心),全因為逼迫我的人,總用感恩的事情來逼我.

後來我怕了,我害怕別人打著"我為你好..."的名意,對我好又在事後埋怨我,不懂的感恩.

 

我覺得,報答這事......完全是看個人情願的!!

說句現實點,當時我有這麼要求嗎?

哎?稍微扯遠了.

反正!

對我好,我都記載心裡......

我不覺得"報恩"這種事情,要做到狗奴僕跪這樣般調調,我面無表情就是面無表情.

我肯面無表情,也許大家應該歡呼了!

通常我願意假笑什麼的,肯定是有人要撞大楣!(八成是我要幹壞事,再計畫什麼.)

 

而且,報恩看時機好嗎?

做中間橋梁也拜託態度好點好嗎?指著鼻子罵,是怎麼回事?

在說句實話,乾媽都瘦了,怎麼有人還沒戒菸?

光這點,就能知道,我平時多大肚?

這事是你們之間的事情,我就算是中間,也不會因此指著鼻子罵.

(因為想到,有情緒,讓我發洩一下.)

 

平時,我最看不慣的就是,勸人.

尤其是"你幫我多勸勸誰誰誰......"

如果多說無益,幹嘛還找我?

並不是人海戰術就能改觀一個人的決定好嗎?

 

所以,每次聽到別人請我勸另一人,我內心都很想問:你勸沒用?我勸有用?

甚至會很想反勸:人做死,勸不得.如果這人真覺得事情如勸說的有用,我相信不需要別人勸,自動自發!

這就像狗看見點心,是同個道裡!

狗覺得,外因比點心還有份量,一定不會去吃點心.

 

更重要的是,不是大聲,用罵的,就有用.

更何況大聲又用罵的指我鼻子,這哪招?哼.

 

回到那個老長輩打電話給我,她想勸...事情過去了.

可是,我這邊情況,事情還在"當下".

而且,我覺得,事情就算過去了,我也不會想連繫.

我還再努力,努力打破"長輩"的束縛......

 

過去,我很聽長輩的話,就算知道事情走向不好,還是照著走下去.

我再學習,該說不要時,就說不要.

我再學習,一個拒絕的態度.

 

畢業後,再次接到過去同學的電話,約出去碰個面.

我記得......好像有去......

可是,我緊張的不知道怎麼跟那位同學相處?

我這人最恨的就是背叛.

當我從她人口中聽到我的事情被散播時,我每天去學校上學,還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辦?

 

後來又幾次不好的散場,我跟好朋友哭訴了一兩次.

我才知道,社交這玩意,真她媽的蛋疼......

我只知道,那學期給我的陰影,使我前陣子夜裡睡覺磨牙磨破了舌頭.

 

也許,太多難堪的記憶撞擊我,所以我總是需要長時間的睡眠去紓緩現實的壓力.

國小的時候,我就陷入了無法說明的道德壓力.

我對"家人"是恐懼多過親密.

我對"朋友"是驚慌多過愉悅.

 

我習慣用自己覺得舒服的方式,去給與周遭人同樣的能量.

這能量包含著自由,空間,輕鬆.

也許,在我還是學生時代,有去過我臥房的朋友們,才能明白我說的意思.

 

那時後,在我的臥房裡,時間飛越,過的很快.

舒適,安逸,很容易放輕鬆,疲倦的人會想睡覺.

同時包含著無數的漫畫......(大多時間我們會一起看漫畫殺時間XD)

 

我......是不是以後孩子大了,去上學了.

我去工作賺錢時,那時後在在家裡頭打造,像當年那小臥房?

沒有緊奏得時間觀,煩重的壓力,如魚游水般的魔法小臥房?

(怎麼辦,我居然超級心動的!?)

小床旁邊要放大書櫃,裡頭放滿家人收藏的書本,最好每個人有自己的書櫃!!

兔子和獅子放一些課外讀物,繪圖本.

兔拔放他想看的小說.

我就放......漫畫和小說.(假如當年贈送出去的書本,還能收回來的話.)

 

好像....又被情緒牽著走,然後跑好遠!!!!囧"

 

其實,我是個很自閉的人.

我甚至懷疑我其實有AS傾向......

我對於一些事物人會保持"外向"的時候,都是我覺得很有興趣時,才會主動去接觸.........

靠!

難怪.....(居然突然又發現自己的行為原因!真相了!!)

 

好吧!

過去很多時候我都是打著"我很內向","我不懂","我不擅長"的名號去敷衍...

原來,我只是沒興趣.囧"

 

嗯嗯嗯嗯嗯嗯嗯(狂點頭回想中)

 

在婚宴上,我很緊張.

(又突然插回主題.)

一次面對三人,我其實很緊張.

看到學妹學弟時,我想起當年的玩笑......

因為他們感情滿好的,我就笑說是不是交往什麼的.(當年,我很白目)

其實,我真相了!!只是時間不對...

如果這話用在事情當下後面幾個月的話,這玩笑挺美的.

但是,我提前突破了.

囧"

 

看了很多小說才明白,提前破梗是見多麼吸引仇恨值得事情?

於是,再次看到有些熟悉又很陌生得學妹學弟時,我學乖了.

不!

應該說......白目的我終於"稍微"脫離白目的陣線!!

沒有貿然像前去亂開玩笑!!!!囧"

 

坐一桌,很尷尬.

也許,事情都過去了.

我身邊的好朋友,和一桌對面的同學,當年他們不太......能相處一起.

可,一個是我朋友,一個是我同學.

當年的我很白目,又不懂那些細膩的玩意,然後重傷累累......

其實現在想想,就是個同學吃朋友的醋.

 

曾經同學也坦白過,只是當下我不懂,聽到外面滿飛著我的傳言,我只覺得受傷,被背叛了.

事實上,就是吃醋後,無用.

然後不爽後,她跟朋友發洩對我的不滿.

 

而我當時,白目又對細膩的玩意沒興趣......

帶著滿懷的傷痕,遠走他鄉,去金門放牛吃草.

 

而學姐......

我對她其實沒多少傷痛感.

因為當下雖然我很白目,不懂得細膩的情感.

但是我,剛好迴避了一些問題,卻轉嫁在我好朋友身上......為此,我們囧了好幾年.

或多或少,當年,我能感覺到學姐的黑暗敵意.

只是,我跟關鍵人物保持著清如水,水如空氣透明的友好同學關係!!!

躲過了一場災難,為此......

對我的好朋友肅靜!!(大概,對方也只會嘲笑的說些什麼,然後覺得事情跟我沒有關係.)

 

我不想再磨牙了......

不想再讓舌頭痛......

不想跟兔子說話時,被她甜美微笑的問:你再說甚麼~~~~????(怒!)

我討厭非常痛的大舌頭!!(說話太用力會痛)

 

算是,又放下一些東西.

下次,碰面的時候,我想我應該不會再磨牙了.

也許,我該再努力多看看小說......

長長見識,別在白目後,又因為沒興趣,然後抱著傷痛烏龜.

創作者介紹

望天芽的一個書櫃

紙箱貓,葛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