買早餐的路上,我突然自問:現在的生活怎麼樣?

 

突然的,那麼突然的,我想起之前公開的那個留言,我嘴角上揚的腳步不停的往前。

我想很狂妄的囂張的大聲說:我,只有我自己掌控。

 

你以後長大要養姑姑....

 

以後長大要孝順奶奶......

 

以後長大要去國外讀書...........

 

以後,以後。

 

 

 

我對孩子反而沒有這些思想,我覺得獨立的個體,如果有個良好的走向,前提是先行推動。

我的孩子,我不想用別人看重的思想去灌輸他們。

 

我著重的只有簡單的幾點,在此不多提,只是那麼基本又基礎的幾點而已。

有些條件,並不適合用在我手上。

我這人想法簡單,因為擅於"假設分析",也可以說上是個想法複雜的人。

 

很多思想推導到最後,結局壞 或 附帶的負面影響很大。

雖然我的成長環境和成長心態並不好,從小被灌輸的一些言論與對待也不能稱的上完美完善....

至少我認為,大多人站在我這個人生立場上,不是瘋了就是走上毀滅。

 

但是,暫時一些事情,暫時是適合於現況或我這人。

每個家庭有每個不同的價值觀,每個家庭裡的成員有互相影響而改變家庭發展的權利。

沒錯,權利。

 

這些東西在我心理和腦袋中,是沉重又悲傷的存在。

對於我這種小角色來說,過去長輩們的一些事情,也許我可以自嘲的任意他們在我身上影響、扭曲、無反抗的發展。

但是,當我知道和確認結局時,我選擇了反抗。

 

我帶著仇恨反抗,不甘心,真得很不甘心啊!

那場戲裡頭對我的長輩,都是用附加價值對待我,沒有看清楚"我",只看到我背後或身上的影子。

屬於爸爸的影子、媽媽的影子。

偏偏,我打小的一個願望是公平,爸爸媽媽加起來 除以 2 等於我。

所以我像爸爸也像媽媽。

身高、指長(手指長度)、思想上。

 

終於,扭曲到最後,連我都不懂,我是我自己,還是他們眼中的"影子"(那個人的孩子)?

就連發生了一連串糟糕的事情後,我的想法被壓在最後,我本身沒有自主權。

故事的高潮也是最諷刺的地方,成年過了21歲的人,居然被歸類為"由長輩決定"的那種類別。

 

如果結局發展,是讓我更扭曲,那麼,我又為何要活下去,要痛苦下去?

不是死,那麼就只能反抗。

當我反抗時,他們卻對我說:這樣做你媽媽會生氣。

 

我說過我成長期被灌輸的觀念不能稱為不好,因為它非常的糟糕,壞到極點。

在當時他們對我說這句話時,之前我的人生只是一半的假象,那麼和媽媽接下來的生活,剩下的人生就是變成"全部都是假象"。

 

為了發誓的條件,我沒有做出激烈的事情,他們也許應該感謝爸爸。

如果當年爸爸沒有發現我的扭曲,讓我發誓,我想他們現在應該沒有機會像我們一樣呼吸、吃東西、和人說話。

 

我只是選擇逃跑。

我的反抗,就只是逃跑。

 

那麼,為什麼突然的開心,是發生什麼好事了?

前陣子,我讓自己放下仇恨,讓心中殺意爆發率下降了。

而今天,我選擇原諒我的家人。

 

畢竟是成長期的陪伴者,雖然常常因為"影子"而被嘲笑、譏諷。

在發生我逃跑回去後,又把我逼出了家,並且讓我背負無有的罪名。

即使這樣子,她們也只是備受騙的人。

 

就像撫子對帶蛇那樣,是被害者,也是加害者。

如果我連仇恨都能放下,加害這種小事,又為何不放下它?

 

於是堆積在心裡的大型垃圾,又一個回收掉了。

我當然開心!

真要說,的確事發生了好事啊!

創作者介紹

望天芽的一個書櫃

紙箱貓,葛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chingyuen
  • 太好了﹗ :) 這是一大步﹗
  • 一大步跳、一小步跨!
    開心的往前~

    :D

    紙箱貓,葛. 於 2015/05/22 13:23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